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操尿的骚货
被操尿的骚货

被操尿的骚货

每天晚饭过后的时候,老公应该已经没多少事可忙了,他或许会在院子的躺椅上休息,或者是去果园和鱼塘看看。在张开嘴微微伸出舌头轻触张强那颗红红的龟头瞬间,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想起这些。老公,我终于舔了别的那人的鸡巴了,而昨晚,在我嘴里慢慢变硬的还是你的那根。

  和丈夫那根总是干干净净的不同,张强的阴茎越是靠近那股子骚臭味越是浓烈,他和我说过今天会打篮球。那种运动过后被捂在内裤里的汗臭加上小便后残余的尿骚气息熏的我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我想过来见他肯定会为他舔鸡巴,但没想过会尝到这么一根气味浓烈,又脏又臭的肉棒。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跪舔的屈辱姿势。

  可是,为什么我不反感,也不生气。口中的唾液分泌的越来越多,稀释了肉棒上那股子咸腥味。我从一开始的浅尝辄止到慢慢越来越痴迷这样去服侍他。到后来,我的嘴唇简直可以说是贪婪的去吞吐嘴里的肉棒,哪怕是张强会用力的按着我的后颈,把他的大家伙一直插进我的喉咙我都甘之如饴。

  “看来你适应的很快嘛!果然是条贱母狗。”男人用俯视的眼光看着我,就像我平时看着在我胯下服侍我骚逼的李树平一样。我卑微而虔诚的舔弄获得了男人的赞赏,他把鸡巴拔出来在我脸上拍打了几下,然后又示意我舔别的地方。

  获得鼓励的我,舌头运动的更加灵巧,整个脸都贴到了男人的裆部。以前给老公舔的时候,基本上只是会含他的棒子,而对着情人,我更加的细心。从他多毛的大腿内侧,到阴囊两侧的阴沟,再到把他的两颗大卵蛋轮番的含到嘴里吸吮。那根粗大硬挺的鸡巴高高的竖立在我的头上,像是一根威武的大棍在命令着我做下一切淫乱的事。而最后的奖赏当然也是它,说来也是好笑,每一个会给男人口交的女人,都是为了让那根棒子更加的坚硬,然后去进入自己的另一张嘴。

  在我卖力的舔弄下,张强的气喘声越来越重,他终于耐不住的将我一把拉起丢到床上然后命令我自己张大双腿,用手拉开内裤和阴唇。我一直期待的那一刻终于要来临了。立刻毫无羞耻的把我一个为人妻子的腿张开在老公之外男人的眼前,一手扯开已经被撕破的丝袜和内裤边沿,一手用手指分开我滑腻的肥唇。男人的目光像利剑一样刺向我骚水直流的肉道,一直逼向更深处颤抖着的子宫。


  “求我操你!”张强一边审视着我淫乱的模样,一边脱下裤子握着硬的发烫的鸡巴压在我分开的阴道口,只是感觉到他龟头上的温度我便能发现自己淫水分泌的加速。求他,这种话我早已经在想念他操我的时候心里默念了无数次,所以我丝毫不用去犹豫,更何况现在我已经认可了我在他面前骚贱的一面。

  “强,操嫂子吧,嫂子求你!求你用你的粗大鸡巴捅穿嫂子的身子,让嫂子一辈子记得你干我的样子。”

  无耻的哀求声刚刚落下,比上次强奸时候更加蛮横粗鲁的进入便瞬间引发了我全身的震荡和颤抖。一声高亢的淫叫从我还带着他残余鸡巴骚味的嘴里响亮的叫出。来了,来了!这种连性器里每一道皱褶都似乎被撑开的满足和饱胀感,伴随着轻微的疼痛从我的下身一直传递到我渴求已久的灵魂。我彻底被身上的这个大男孩所征服,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灵。

  “啊···好满··干我···操我····强···我爱你···我爱你的大鸡巴···快···用力···嫂子的逼··是你的了····快操它···操烂嫂子的骚逼····”还记得上一次被张强强奸时,还是到最后被干的受不了的时候我才叫出了这样无耻的声音。而现在,仅仅刚被进入,我就已经管不住我的嘴,那些从书里看来的淫话,那些被张强挑逗时被迫说出的淫词在我迅速被插到一个小高潮的时候已经响彻了整个房间。

  还穿着丝袜的大腿被我死死的拉在两边,不知羞耻的最大限度暴露出自己的性器供张强去享用,胯间的肥凸不停的承受着男人小腹的碰撞。他在我身上的样子让我不由想起一个词,豪迈!对,就是这样,这个正用婊子骚货骂着我,用脏鸡巴操着我的男人像个英雄一样高高在上,他操我逼的样子真是帅极了。

  很快的,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的出轨高潮来临了,那一瞬间我全身像是被电击了似的抖个不停,骚水大量的喷溅而出。然而张强并没有想让节奏缓下来的意思,他用强壮的手臂将已经有些瘫软的我摆弄成后入的姿势,大鸡巴毫不留情的插入我因为高潮而特别敏感的淫穴。那一瞬间我感觉我都快要疯了。

  “强··哦··停下···等一下再操···嫂子··嫂子受不了···我·····我··啊···太难受了·····停下····求你了····嫂子要尿了····”尽管我不停的哀求,但张强依旧不为所动的用力撞击着我翘起的肥硕肉臀,而且在听到我想尿的时候更是大力掰开我的臀肉像上次一样借着我淫水的润滑突然将手指插入了我的屁眼里。


  终于,我完全崩溃了,一股微黄的尿液急射而出,为这已经满是淫欲气息的房间又增添了一股刺鼻的尿骚臭。我失禁了,又一次在男人的面前尿了出来,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我自己主导,而是生生被男人给干出来的。

  在我尿完后神智近乎恍惚的时候,张强也到了极限,他猛插了几下,然后拔出鸡巴两步来到瘫倒在床上的我面前,用手套弄着将大量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然后又将龟头在我微微张开的嘴唇上抹了抹才喘息着坐到了一边。

  “怎么样,骚货,干的爽不爽!”戏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荡,可是我却失神的没有能去回答。脸上的精液有些流到了嘴里,我本能的咽了下去,张强看得有趣,干脆用手指将更多的精液抹进来让我吞下。就这样,我除开那次强奸外的第一次出轨,不仅被男人操了逼,更是在高潮中尿了一床,最后还用嘴吞下了丈夫以外男人的精液。

  原本以为我们至少要干上一下午,但是张强的强悍只用一次就将我操的站不起来,再加上屋子里的尿臭味。我们不得不做了一次就算结束了这第一次偷情。不过,仅仅这一次,张强就已经成功的俘虏了我,让我为他在床上的表现而痴迷。

  出于女性的本能,我让张强先行离开,然后自己拖着发软的身子勉强将房间收拾了一下,至于那条被撕破的丝袜则是包好了在离开宾馆后随便找了个垃圾桶扔掉。最让我羞赧的是自己身上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了些奇怪的味道,这让我不敢去坐公共汽车,而是约了个黑车出了城。尽管如此,可能司机还是察觉了什么,他时不时会古怪的看上我两眼,这让我这个初次背夫偷情本就很敏感的女人更加的惶恐,几乎是一路心惊肉跳的回了家。

  “嫂子,到家了吗?”接到张强信息的时候,我已经成功避开了大多数人的视线去到卧室换好了衣服。而老公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他了。

  我:嗯,已经到了。

  强:嘿嘿,记得洗澡。

  我:讨厌,不要说啦,羞死人了。

  强:哈哈,这有什么,能把你操尿,我很有成就感啊!

  我:你还说,不过你真的很强,让我觉得做个女人真的很幸福。

  强:嗯,你也很骚,我很期待下次嫂子又有什么样的表现。


  是啊,下次。我知道我不可能再抛下这个男人,尤其是真切的体验到了被他操过后的感觉。那不是和丈夫做爱那种情感交流的温柔,而是单纯的作为一个雌性把自己的性器完全交给雄性玩弄的感受,一种在丈夫这里我永远无法得到也没有勇气提出的感受。

【完】